当前位置首页英雄名录各省亚博娱乐唯一正规官网老兵名录综合资料在湘老兵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远征军幸存者朱锡纯:野人山里没有敌人 但它比战场更可怕

添加时间:2015-05-30 14:52:47 来源:记者陈彬的博客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太阳在东边的山峰才露面,雾气正褪去。岳阳三星村深处,一棵三层楼高的樟树掩藏着一栋老房子。朱锡纯的家就在这里。

  每天早晨,朱锡纯就会搬上一把椅子,坐在家门口,捧着自己写的《野人山转战记》。 书讲述的是一段被尘封已久的惨痛历史—1942年5月,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失利,由于滇缅公路被切断,第5军军长杜聿明决定率部从野人山撤回云南,然而这个决定最终让3万多名将士魂断异乡,成为世界军事史上最悲惨的往事之一。 当时,只有18岁的朱锡纯,是第九军新编22师少尉录事,随军入缅。在那次战争中,朱锡纯险些阵亡。

  对于过往,朱锡纯很少向人提及,直到看到一篇关于新编22师的轻描淡写的报道后,他按捺不住了,又拾起了笔。“这是对历史的负责。”朱锡纯说。 如今,半个世纪过去,朱锡纯已87岁,头发花白,大腿多处麻木,没有知觉。在那间有点破损的老屋前,他有时一个人会坐上一整天,看着那本书,回望那些往事。

  未满18岁 升为少尉

  1924年9月,朱锡纯出生在湖南岳阳三星村。

  3岁时,他跟随父母来到长沙。1937年的一天,只有13岁的朱锡纯正在长沙一所小学上课,突然,一颗炸弹落在学校的房顶上,慌乱中朱锡纯从二楼顺着楼梯滚到一楼。“当我回过神时,学校已成废墟。但我知道这是日本人干的。”学校被炸,朱锡纯从此失学。 两年之后,长沙会战爆发。蒋介石眼看战争失利,守城无望,密电湖南省政府主席张治中,下令对长沙执行焦土政策。 1939年11月13日,长沙陷入一片火海,全城舍家出逃,史称“文夕大火”。

  当时住在长沙通泰街的朱锡纯,“眼见大火,就收拾一些零碎,用一个竹杠扛着两个包,借着火光,沿着湘江边投奔到一亲戚家。” 但没过多久,朱锡纯的亲戚家也被炸毁。自此,朱锡纯开始了流浪生活。“那时,我到过湘潭、永州东安等地,到处漂。在破庙、难民收留所里都呆过。有时找个地方看书,有时跑在大街上着别人宣传抗日。” 

  日本撤军之后,朱锡纯又回到长沙,加入到“第九战区流动宣传队”,在大街上,挥舞着红旗,唱着《游击队歌》、《满江红》等歌曲,宣传抗日。 1941年,第五军新编22师成立政治部,朱锡纯被召做一名文书,军衔升到准尉。“工作在当时也非常‘时髦’,就是办乡刊。”由于办得不错,还未满18岁的朱锡纯升为少尉录事。

  “录事是指每天写材料,包括记录部队的表彰情况,还要记录行军所至的当地人口、风俗、物产。” 朱锡纯说。 此后,他便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虽然日记本在缅甸一火车站遭遇飞机轰炸丢掉,后补写的又在滇西反击战中被炮轰掉。“但两次撰写,让我对野人山往事记忆尤深。” 这些为朱锡纯后来写《野人山转战记》奠定了基础。

  大撤退前夕

  《野人山转战记》是从远征军的由来开始的。

  1942年3月8日,日军攻占了缅甸的首都仰光,切断了中国当时最重要的国际运输线路——滇缅公路,威逼印度和中国的大西南。为了保卫滇缅公路,中国政府抽调了10万名精兵组成远征军奔赴缅甸抗日,朱锡纯就是这10万名战士当中的一员。

  到达缅甸以后,中国远征军浴血奋战,但后来因为英军配合不力,远征军陷入腹背受敌的危险境地。5月上旬,中英军队开始撤退。中缅印战区美军司令史迪威和远征军主帅司令长官罗卓英,率新三十八师掩护英军退却进入印度。而此时,蒋介石下达命令让杜聿明率领所在部队回国。朱锡纯所在新编22师,在杜聿明的带领下走进了野人山,从那儿绕道回国。

  “我们部队撤退的前一天,我记得特别清楚,因为我差点就被炸死了。”朱锡纯回忆道。 那是5月一个金灿灿的日子,年仅17岁的朱锡纯和第二十二师政治部少校朱斌正在聊天。突然,一马平川的平原上,传来“嗡嗡嗡”的轰鸣声。6架日本飞机成两个“品”字行,从后面直朝朱锡纯所在部队飞来。 朱锡纯被朱斌拉到公路外,卧倒在小山包下一个凹形地面隐藏起来。成双行的队伍也纷纷向田野、树下、山边散开。 日军的子弹、炮弹溅起了灰尘,枝叶成絮状的飘落。朱锡纯继续趴在地下,一股硝烟味随风吹来。“嗖”的一声,一颗子弹击中了朱锡纯身旁的战友,没有任何声响,战友便倒去。

  炮火依旧响着。日本的一架飞机冒着黑烟栽了下去。这时,朱锡纯看到朱斌拿着一把枪,对准日军飞机连开两枪。紧接着,一架飞机托着黑烟向地面奔去。 没有被击中的四架飞机,走了。

  但危险并未解除。到了晚上,朱锡纯和战友们爬上一辆火车。没过多久,日军的飞机又袭击他们,致使火车摇晃颠簸的前行。“当时,有一个叫陈卫国的排长,连人带枪的甩出车厢。”

  朱锡纯幸运的捡回了一条命。下了火车,朱锡纯打开背包,发现背包被敌机子弹打穿。“再一点点,我可能也就中弹了。”不过,谈及那此战事,朱锡纯说,“当时我也不害怕,因为那时候已经没有害怕了。”

  野人山里没有敌军 但比战场更可怕

  “真正让人感到害怕的,还是在野人山。身边的战友随时可能倒去,晚上还好好的,一大早起来,就可能死了。”

  刚进山,队伍就遇到了困难。“单个人都很难行走,更何况是还带着其他东西。”进入野人山的机械化部队发现这个问题后,立马烧毁了战车、摩托等辎重。 起初,队伍齐整的在山林中翻越一座山又一座山。但随着热带丛林的雨季到来,整个队伍慢慢溃散。回忆起,那段往事,朱锡纯说“那里没有敌军,但比战场更可怕。” 一条宽约40米的河,挡在前行队伍的前面。昨晚的暴雨冲刷着山体,致使河水浑浊、急速的流动。士兵们砍伐竹子或用散落在地上的绑腿制成了木筏。

  5个全副武装的士兵,站在木筏上,两个撑篙。木筏还没划到河面的1/3,篙就撑不底了。到了河中心,湍急的河水,冲打着木筏,不久,木筏失去控制,在河中心打转,滑到50米开外的下游。 “眨眼间,我站在岸边,看着他们被洪水卷走,吓了一跳!最终看到一个人爬上岸,才咽下口中的唾沫。”

  野人山的雨季,山间的小涧也变成河流,滚滚的流动。“在行走的过程中,只要稍不注意,就可能失去生命。”朱锡纯告诉记者。一路下来,朱锡纯看到身边的许多战友一一离去。

  但困难还在后面。野人山又名胡康河谷山,位于中印缅交界处。由于林莽如海、毒虫遍地、瘴气弥漫,方圆数百里都是无人区,缅人称这里是“魔鬼居住的地方”。

  最为厉害的是蚂蟥。“它咬到你你根本不知道,就这么钻进你身体里去了。” 这时,朱锡纯卷起裤腿,指着小腿处的几处疙瘩说,“这里都曾被蚂蟥钻过。现在这些地方都没有反应了。”

  “很多士兵被蚂蟥钻进了肾脏、睾丸、心脏……一些人走着走着就逝去了。” 朱锡纯说。 这是雨后的一个晴天,朱锡纯行走在小径上,他发现战友曾涛靠在一个大石头上晒太阳。

  曾涛脸部浮肿蜡黄,牙齿得得的发响。朱锡纯走到跟前,对曾涛说,“是不是打摆子(疟疾)?”曾涛气若游丝的说,“不但……打摆子,还得了……肿病,脚又被……蛇咬伤了……”他又挥动无力的双手,让朱锡纯离开,说,“不要把病传给你,快……走。”

  等朱锡纯站起,曾涛便一头栽倒在地,呻吟从大到小,最后消失。朱锡纯哭了,站在路上,久久的看着曾涛。

  而被蚂蟥钻过的朱锡纯,大腿上也流着黑臭的脓水,他强忍着,最终走出了野人山。 在这次大撤退中,3万远征军魂断异乡,仅存下8000多人,成为世界军事史上最悲惨的战争之一。

  “当我领了勋章 他们却已故去”

  走出野人山之后,朱锡纯由于腿部伤势恶化,小腿肿得比大腿还粗,直接被送往印度东北部的蓝姆迦基地治疗,痊愈后一度在基地帮忙运送给养。

  在接下的日子里,朱锡纯做过司机,种过田,养过鸭子。对于野人山那段经历,朱锡纯很少向人提及,甚至家里人都很少知道他的过往,“因为哪还有人愿听那些历史啊!”

  但60岁时,朱锡纯读到一篇关于滇西战役的报道后,按捺不住了。“那篇报道讲,在大撤退时,另一支部队于五月份(经野人山后又)退往印度,沿途因病死亡人数颇多。这支部队指的就是二十二师,它连番号都没写。”对于二十二师以及那段历史的轻描淡写,朱锡纯有点气愤。为了让世人知晓那段历史,朱锡明又重新执起笔来。

  1989年,朱锡纯在靠近窗户的一间桌子上,开始写野人山的经历。那时,朱锡纯的妻子因病瘫痪在床,他一边照顾妻子,一边写下那段往事。“每回忆起那些伤心的往事,我就写不下来了,眼眶湿润。”说着,朱锡纯翻开书,指着“尸横满山”某段文字对记者说,“那真是尸横遍野,我就经常睡在死去的战友边。”

  三年之后,他写完《野人山转战记》,曾有出版社想出版此书,但朱锡纯不愿做更改,最终作罢。“那都是我亲身经历、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是历史的一部分,怎么能随便删,更改了。”

  直到2010年,一家出版社与朱锡纯达成协议不作更改,该书才得以出版。

  书出版之后,嗅觉灵敏的媒体找上门来。面对那些想了解那段历史的记者,朱锡纯敞开了心扉,耐心的讲述当年的往事。“但媒体走后,他都得好好休息一场。”朱锡纯的子女说。

  近年,胆结石病困扰朱锡纯,今年正月初二因病况严重,他还到平江县医院救治。太阳之下,他也会穿着厚厚的衣服保暖。

  朱锡纯的子女,希望他多休息,不要多费心。但那些过往的事,朱锡纯始终未放下,藏在心中。

  被授予民族英雄勋章后,朱锡纯哭了两晚。他说,“我得了勋章,而他们却已故去。”

  朱锡纯的家门前,有一群山峰。有时,他会坐在家门口,眼光穿过田野,落在那些山峰上。

  朱锡纯说,看着静静而巍峨的山峰,“就像看着那些故去的战友。”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亚博娱乐唯一正规官网之精神。我们要铭记亚博娱乐唯一正规官网历史,弘扬亚博娱乐唯一正规官网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戎马倥偬四春秋 退役返乡不言愁——记黄埔十七期同学夏霖
下一篇:实拍远征军老兵的孤苦晚年 曾参加松山战役(组图)

责任编辑:刘连梅
最后更新:2015-05-30 15:16:28

在湘老兵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